此木为柴 作品

第269章 她再怎么样也是王妃

????上官若离一直知道苏嬷嬷不待见她,她一个王妃,也不想看一个下人的脸色。

????于是,淡淡道:“那你们继续,我去那边走走。”

????“恭送王妃!”苏嬷嬷带着沉鱼、落雁又给她行礼。

????上官若离继续往前走,下了亭子的台阶走上架在荷塘上的木板小路。

????旁边荷叶田田,将木板路遮住。人走在上面,远远看去,就像在荷叶上行一般。

????沉鱼、落雁一边一个将苏嬷嬷扶起来,“嬷嬷的腿没事吧?”

????“没事,”苏嬷嬷看看天色,“估计是要下雨了。”

????她这老寒腿是当年陪着先皇后在冷宫时落下的,一到阴天下雨就疼。

????沉鱼小声抱怨道:“王妃也是,明明是冲那边去的,却偏偏绕路到这边来,让您白白跪了一场。”

????苏嬷嬷小声训斥:“闭嘴!她再怎么样也是王妃,是这后宅的主子,咱们是奴婢!”

????沉鱼忙跪地,“嬷嬷赎罪,奴婢不是心疼您吗?”

????落雁也跪下替沉鱼求情:“嬷嬷莫要生气,沉鱼是无心之失。”

????苏嬷嬷摆摆手,“罢了,起来吧。”

????叹了口气,又道:“也怪王妃倒霉,接二连三的被人劫持,还总是一天一夜,王爷的名声……唉……”

????苏嬷嬷话里话外,是王妃名声不好,不要怪下人对她不尊重。

????她们说话的声音很小,但无奈上官若离耳力好呀。

????上官若离扶额,加上原主被劫持卖入青楼那次,自己几次被劫确实都是在外面过了一夜。

????这若是一般的男子,早就休妻了吧?

????那自己是不是该庆幸东溟子煜没把自己休了呢?

????可是,怎么就高兴不起来呢?

????不过她也没小气到因为听了苏嬷嬷的话而为难她们,只要她们不过分,看在东溟子煜的面子上她就当她们不存在。

????苏嬷嬷管着后宅,得心应手,没什么事也不来她面前。

????上官若离没想到内伤还挺重,荷花池没转下来就有点累了,于是转身回去。

????回到琴瑟居,东溟子煜还在睡。

????上官若离轻手轻脚的拿出药瓶,吃了一粒疗伤药,又吃了一片千年雪莲花,然后躺到床上。

????本想着歇一会儿就运功疗伤,没想到很快就睡着了。

????等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翌日清晨。旁边的床铺空空如也,软塌上也没了人。

????上官若离蹙了蹙眉,叫飘柔、沙宣进来伺候。

????“王爷呢?”上官若离坐起来,运了一下内力,觉得好了很多。

????飘柔过来扶她,“王爷去送镇国大将军出征了。”

????“什么?爹爹今天出征?”上官若离吃惊,加快了速度,“几点出发?”

????飘柔和沙宣异口同声的问道:“几点?”

????上官若离自知失言,面不改色的道:“就是什么时辰了,我现在赶过去还来不来的及?”

????上官天啸此次出征,虽然不一定会真的与南云军队两军对垒,但却是比上战场还凶险万分。

????血缘使然,上官若离觉得自己必须去送送。

????飘柔看了看屋角的沙漏,“应该还来得及,大将军会在校场点兵,现在估计还没开拔。”

????“那还等什么?快点!”上官若离催促,自己也加快速度梳洗。

????沙宣先跑出去让人备马车了,这样就可以节省时间。

????东溟子煜坐着豪华大马车走了,上官若离坐了王妃的马车,一路疾行出了城。

????到了城南门外,上官天啸的军队已在校场点兵集结,整装待命。

????上官若离掀开车帘向外看去,清晨的薄雾显得迷离而清冷,大军站于雾中更添几分肃穆和威严。

????校场外停满了车辆、轿子,上官若离的马车过不去,她钻出马车,站在在马车上眺望。

???&n